【数字】2009年

2018-11-03来源:admin围观:72次

  【移民目标】加、美、澳是三大主流目的地,新加坡、中北美小国也成为移民新目标。

  【数字】2009年,即使只按“门槛标准”计算,从中国流向加拿大的财富至少23.5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一座世博会中国馆;1978年以来,有106万中国学生留学海外,仅27.5万人回国。

  各种数据表明,自上世纪70年代末、90年代初期的两拨移民潮以来,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三拨移民高潮在近十年中已成愈发汹涌之势。不同于第一拨混杂偷渡客的底层劳工和第二拨国门初启之时的“洋插队”,新世纪移民潮的主力由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组成,他们通过投资移民或技术移民的渠道,获取他国永久居留权(以下简称PR)或国籍。由此出现了一个不容忽视和必须面对的问题:中国是否正在经历社会中坚阶层的集体流失?

  中国社科院《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显示,中国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民输出国。2010年4月北京车展上,一则移民广告打得相当煽情:在北京买房?不如移民吧!

  这条广告背后心照不宣的潜台词是:北京二环以内一手房价每平方米均价仍死守3万元时,d88尊龙,仍未从金融危机中恢复的美国,已开始推行EB-5类签证,吸引各国有钱人入籍,最低投资50 万美元(约合342万人民币),即有资格申请美国绿卡。“理论上,居住二环以内的北京人民都具备了移民美国的条件。 ”北京因私出境中介机构协会会长齐立新笑说。

  齐立新说,投资移民成功率高的国家分别为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其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到美国投资移民的EB-5类签证的中国申报人数已经翻了一番,从2008年的500人上升到超过1000人。中国再次掀起投资移民海外的热潮。加拿大移民局数据显示:2009年,加国投资移民全球目标人数为2055人,中国内地的名额占了1000人左右。以投资起步价40万加元 (约合235万人民币)计算,仅2009年,即使只按“门槛标准”计算,从中国流向加拿大的财富至少23.5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一座世博会中国馆。

  在相对少数的投资移民之外,技术移民是一个更为庞大的群体。齐立新告诉记者,近十年来申请各国技术移民的数量与投资移民相比,大约为20∶1。

  这意味着,每天都有近60名教育背景良好、工作体面、收入颇丰的中国中产精英向加拿大移民局递交移民申请。不仅仅是加拿大,过去十年,随着各移民接收国政策的放开,中国越来越多的知识精英与财富精英大量入籍澳大利亚、新加坡、美国。

  “分数有可能达标的人才基本为硕士以上学历、精通英语、3~5年以上工作经验,”参加申请移民考试的马舒(化名)说,“就是中国的中坚分子。 ”马舒只是庞大的“中坚分子”群体中的一个。据统计,2009年度,中国移民加拿大共2.5万人;移民美国约6.5万人;2008年,移民澳大利亚约 1.6万人。在加、美、澳三大主流目的地之外,新加坡和异军突起的中北美小国也同时在吸纳大量中国内地移民。

  

  2007年,中国社科院发布《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显示,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移民输出国的同时,中国流失的精英数量也居世界之首。自1978年以来,有106万中国学生留学海外,仅27.5万人回国。

  另一个低调得近乎隐秘的移民群体常人无法轻易接近。公开资料显示:加拿大的多伦多和魁北克、澳大利亚的悉尼和墨尔本是华人富豪移民的首选地。新加坡在过去几年也成为国内富豪青睐的理想之地。2008年新加坡取消了遗产税,令该国对国内富豪的吸引力加大。许多国内富豪都在新加坡乌节路(属于商务中心)购买公寓房,或者是在圣淘沙购买别墅,形成了新的生活圈。

  这一群体在技术移民印象中,封闭而光鲜,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从不参与任何华人社团活动,全都住在当地高端社区,有的甚至把名字都改了。一位移民律师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他曾被中国某部门要求配合调查他的一名客户,据说此人出境后,被查涉嫌挪用上亿公款,但被这位律师拒绝了:“保护客户的隐私是律师的义务。 ”

  2001年,马舒办理了赴加拿大技术移民。但他最开始的工作却是在一家电讯公司销售国际长途电话。他的一名好友,在四十岁时重返大学,现在正读大一。和普通大众想象中不同,大量技术移民在国外的生活虽然平稳却远不如国内光鲜,他们中的大多数需要褪去在国内“成功人士”的光环,但他们更多着眼于自己子女的未来。虽然一度从事蓝领工作,马舒与朋友却从未感到尊严因此受到损害,住房价格合理,多伦多居民曾一度抗议当地楼市被大量涌入的中国富人炒高;重新念大学的朋友,享受加国政府每月2000加元的教育补贴,足以支付学费及一家三口的生活费。“现在能理解我不后悔移民的理由了吧? ”

  一名身家数亿的温州商人向记者透露,在他的圈子里,移民被称为“抄捷径”,即用过去20年里迅速积累的财富,支付转型期的中国所付出的或忽略的代价:规范的法律、孩子的教育、高福利、低征税点、低遗产征税、健康的空气、安全的食品、免签多国护照的便利等。

  在越来越多的技术移民家庭中,至少一名家庭成员保持中国国籍,以便给自己留条就业机会。马舒后来做了国际贸易,最初开始的生意还是与中国相关。马舒承认,如果是想做生意,赚钱,中国是绕不开的天堂。

  李兆,某艺术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8年移民加拿大,获取永久居留权后,仍然生活在北京。在他所知道的投资移民中,放弃中国国籍是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只是需要获取PR,两者之间只是政治权利上的差异,却能保证自己以中国公民的身份在国内畅通无阻地做生意。

  在这些投资移民的商业逻辑中,个人身份与对中国的认同问题已经剥离开来,祖国不仅仅只是有着高度文化认同与依赖的政治概念,更是一座奶牛牧场,他们喜欢喝牛奶,并不意味着乐意和奶牛过一辈子。

  面对这样的情况,人们不禁产生疑问:这些高素质人才往往都是耗费了本地社会十余年,甚至数十年的资源才培养出的精英,恰是当下稀缺的人力资本,如此轻易就流失海外,中国怎么办?

  事实上,中国近年来已经陆续推行一系列吸引“海归”专才的优惠政策。由中央及地方多部门合办的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从1998年开始就成为常规活动,通过驻外使馆、学生学者组织等机构全球招募高端人才回流。

  而且,我们周围其实早有众多经验可以借鉴。可以学习印度,强化故土与海外侨社的联系,因为海外网络就是社会资本;可以学习新加坡,全面打造国际都市以吸引跨国财团,透过企业入驻带来整个海外精英团队……总之,面对全球化带来的挑战,一个成熟的社会应当思考的,是如何增强自身的吸引力,让现有居民不愿离开,令海外精英趋之若鹜。(阎靖靖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在读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