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过世房产证更名遇阻 档案查询过程一波三折

2018-12-01来源:admin围观:101次

  观众马先生手里头有套房子,这套房子,他可以使用,可以住,大家也都认可,但是,马先生心里还是不放心,因为严格来讲,这套房子并不属于他,为了把房子过到自己名下,也是一波三折。

  拿着这摞厚厚的材料,马先生愁的直摇头,为了把房产过到自己名下,这些年他不知跑了多少地方,眼瞅着腿都跑细了,可事就是没办成。问题到底卡在哪儿啊?

  马先生今年60岁了,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他说,人民路285号这处老房子是他父亲的,在2008年拆迁之前父母就已经离世了,按理说这套房子应该是四个子女共同遗产,全家商议后决定,拆迁后的新房由马先生继承,姊妹几个也写了协议,眼下,马先生入住新房已经两年多了,可房屋所有人依然是已故的老父亲,前些年,马先生决定把房子过到自己名下。

  马先生告诉行动员,母亲是1973年去世,为了照顾四个子女,父亲娶了继母郑淑芳,2001年父亲去世,2011年继母也离开人世。他咨询了公证处,房产过户除了四个子女同意后,还需要确认继母郑淑芳没有子女,房子才能由马先生继承。

  马先生说,据他了解继母并没有孩子,也没什么家人,唯一的弟弟也已经去世,公证处表示,证明无子女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到继母的档案。

  马先生成功调出来亲生父母的档案,这张家庭成员情况表清楚的记录了子女情况,可唯独继母郑淑芳的档案迟迟没能查到。

  

  继母郑淑芳毛纺厂的工人,1993年厂里破产,而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里显示,更名后的青岛奥帆集团有限公司,在2006年已经吊销。厂子那边没有继母的档案。

  马先生说,青岛市可以存放档案的地方,他几乎都跑遍了,街道和社区更是打听了无数次,可回回都是无功而返。继母的档案到底在哪里,中午,行动员陪着马先生首先来到了福州路的青岛市人社局人事档案中心。

  人社局的这位工作人员解释,毛纺厂破产后,有一部分职工的档案并没有移交到他们这里,他给马先生提供了一份:企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档案未移交花名册,上面罗列了八十多位人员,马先生继母郑淑芳也在其中,他们查询到郑淑芳的档案,在1978年6月5号已经转到了兴隆路派出所。

  继续帮助马先生寻找她继母的档案。这个档案关系到一套房产的更名,很重要。根据人社局的回复,档案已经转到了派出所,事情好像有了眉目,根据这一线索,我们记者也陪着马先生来到了派出所查询,郑淑芳的档案会在这里吗?

  看到人社局提供的这份花名册,兴隆路派出所的民警觉得十分奇怪,他说,派出所只管户籍信息,企业职工档案他们压根不会存放。这份花名册上显示职工的档案被分到不同的派出所,其中就有平安路派出所,民警建议可以去附近的平安路派出所问问。于是马先生又跑了趟平安路派出所。

  这就奇怪了,两个派出所都表示这里不会存放郑淑芳的档案,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马先生再次联系了人社局人事档案中心。

  人社局人事档案中心的工作人员解释,他们经过了多方了解,类似的情况之前不是没有。可眼下,派出所是唯一有可能存放郑淑芳档案的地方,但因为年代久远,当年怎么交接的无从查起。随后,行动员联系了市北公安进行确认,工作人员也表示类似的档案他们几乎不会存放。既然档案这边没有头绪,那么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呢?马先生说,在之前的调查中他意外的发现,继母在嫁给父亲之前,居然有过一次婚姻。

  虽然调解书上没谈到子女问题,可这也无法证明没有子女,马先生打算联系继母的前夫,可法院调解书的日期为1955年,前夫也联系不上,马先生说,之前继母所住的地方属于杭州路派出所,于是他去派出所查询了七十年代的户籍信息,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没想到有了新发现。

  马先生说,据他所知继母只有一个弟弟,没想到还有一个外甥,那么现在还能否联系上对方呢?行动员和马先生一起来到了杭州路派出所。

  看来,这边的线索也断了。马先生说,当年继母的户籍是1976年迁到了四方派出所,落到了自己家的户上,马先生打算去四方派出所,希望民警能帮忙查询一下,还有没有继母家人的联系方式。

  民警回复,除了继母的亲属外马先生无权查询。跑了一天,没有半点儿线索,马先生很失望,难不成真的没有别的法子了吗?那么在找不到继母档案有联系不上继母激情的情况下,马先生的房子能否完成过户呢?行动员又和马先生一起来到了青岛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市北登记二中心。

  公证处窗口的这名工作人员解释,马先生手中的材料眼下无法证明其继母没有子女,马先生遇到的这种情况他们很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