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审判十三年 二审改判无罪 武汉一房产公司高管

2019-02-08来源:admin围观:156次

  武汉一房产公司高管冒用A公司名义与B公司签订合同,收受B公司履约保证金后逃匿。一审判决有期徒刑十三年,二审改判无罪。1月28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这一“剧情”反转案。

  2002年6月,李某与其父分别出资2000万、3000万,设立武汉某房产公司,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销售,李父系执行董事、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公司具体运作由李某负责,公司成员共9人。2011-2012年,武汉某房产公司在武汉市江夏区与A公司签下4万平方米土地的项目开发合同《联合开发协议》,并在协议允许范围内多次对外发包工程。

  2014年9月26日,B公司想承接《联合开发协议》中部分建筑工程。李某与B公司进行对接,为图方便,李某伪造了A公司的公章和A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某的私章,与B公司项目经理签订了工程建设协议。并打印了一份授权委托书A公司委托武汉房产公司收取B公司履约保证金500万元,加盖了武汉房产公司公章并伪造的A公司公章。合同约定A公分两次退回保证金。为了保证资金的安全,A公司以价值人民币705万元的在售房源进行担保。双方签订一份《武汉市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如武汉房产公司向B公司退还保证金,上述《武汉市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如不能退还保证金,上述合同自动生效。9月30,B公司向武汉房产公司银行账户转款500万元。武汉房产公司收款后,当日就用于支付公司所欠工程款、货款、塑钢窗工程款、报销、设计费、税款、社保费等。此后,李某离开武汉,手机关机,与B公司失去联系。在B公司多次催促下,武汉某房产公司分2次通过银行向B公司项目经理账户返还了履约保证金200万元。2014年11月,B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2015年4月,李某在海南省海口市美兰机场被抓获,同月29日被刑事拘留。

  一审法院认为,武汉某房产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真相,冒用他人名义与被B公司签订合同,骗取对方当事人履约保证金人民币500万元后回避、失联,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侵犯了公司财产所有权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已构成合同诈骗罪;被告人李某身为被告公司的股东和实际负责人,直接组织并实施上述行为,应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武汉某房产公司在案发前退还被害单位200万元,可酌情对被告单位和被告人从轻处罚。李某有犯罪前科(曾因犯危险驾驶罪,受到刑事处罚),酌情从重处罚。2016年6月,一审法院判决武汉某房产公司犯合同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被告人李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附加剥夺政治权利二年;责令被告单位某房产公司退赔被害单位经济损失人民币300万元。两被告不服,均提出上诉。武汉中院于2016年12月作出刑事裁定,撤销原一审判决,发回重审。2017年9月,两被告对重审刑事判决仍不服,均提出上诉。

  武汉中院查明,2014年12月,B公司曾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A公司、武汉某房产公司退还工程保证金、资金占用费、逾期返款罚息共计人民币639.6万元。法院立案并开庭审理。期间,B公司和被告公司均应诉并向法院申请调解。2015年6月2日,该民事案件因李某、武汉某房产单位涉嫌合同诈骗中止审理。

  武汉中院还查明,被告公司因已建成的房屋暂时不能办理备案登记导致资金链断裂后,已于2015年1月4日与A公司签订《合同解除及清算协议书》,解除双方签订的协议,并将联合开发的工程项目账务及凭证全部移交给A公司,武汉某房产公司未退还B公司剩余保证金人民币300万元也列入移交清单之中。武汉某房产公司与B公司项目经理签订的《武汉市商品房买卖合同》中涉及的31套房屋均在房地部门办理了备案登记。并有部分已销售,登记时间均发生在2014年9月26日之后。

  武汉中院认为,武汉房产公司与A公司之间名义上是联合开发,实际上为土地使用权转让。根据相关规定和双方协议的约定,武汉房产公司可以以A公司名义从事合作范围内的对外招投标和发包工程项目,不需要A公司另外授权。事实上,武汉房产公司已经将项目中的部分楼盘对外发包承建,大部分房屋已经建成,且已取得政府部门颁发的《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并以A公司的名义对外销售。故武汉某房产公司虽然实施了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行为,但不能证明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之故意,其行为尚不构成刑事诈骗行为。凯时娱乐注册

  而且,武汉中院认为,武汉某房产公司有权与B公司以签订《武汉市商品房买卖合同》的形式提供担保,该担保可视为买卖型担保,即被告公司如果超过最后退还日期仍不能退还保证金,B公司可以通过《武汉市商品房买卖合同》来实现担保物权予以救济,其保证金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必然受到损失。

  在B公司起诉要求A公司、被告公司退还履约保证金的民事案件审理过程中,武汉某房产公司委托代理人参与了法院的庭审,并表示愿意退还上述保证金,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还向法官申请同意与B公司庭外调解。故法院认为李某与B公司失去联系、搬离原办公地址,不能认定武汉某房产公司去向不明。

  法院还认为,武汉某房产公司收到500万元履约保证金后,全部用于支付公司所欠工程款、货款、塑钢窗工程款、报销、设计费、税款、社保费等,并未用于非法活动或个人支出,被告公司使用该保证金的行为并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

  ISH是亚洲最大的暖通展,是壁挂炉企业展示产品技术、拓展渠道、促进销售、传播品牌的绝佳机会。据北京中装泰格尔展览有限公司的数据统计,2011年ISH展的壁挂炉参展企业150家;2012年180家;2013年195家;2014年截止目前报名有185家。据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从2011年开始,壁挂炉行业参展数量一直呈现增长的态势。距离2014年报名时间还有一段时间,截止目前还未赶超2013年,据中装泰格尔企业员工预测,2014年已有赶超之势。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壁挂炉行业一直乘风破浪走向发展辉煌时期呢?接下来就由小编为您简单分析。

  据此,2018年6月4日,武汉中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上诉人武汉某房产公司和李某无罪。

  公司运营第三个特点,我们拥有优质且充足的土地储备,且这些土地储备大多数都位于一二线年上半年,公司土储面积约2517万方,可售土储货值约6800亿,土储平均楼面价约6463元,平均销售单价约21494元。土地成本除以销售价格大概在31%左右,保证了我们的土地储备未来有较大的利润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