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商品房销售额为149973亿元

2019-02-10来源:admin围观:118次

  原标题:1月地产企业销售金额TOP100发布,排名有了新变化!卓越千山里因失信被记入“黑名单”

  迈过“艰难的2018年”,调控基调不变下的房企们,在首月的销售有点平淡。

  《楼宇报道》记者根据观点指数销售TOP100榜单发现,2019年1月份百强房企销售额合计为6647亿元,与去年同期6630.9亿的规模相比,基本持平。

  总体来看,1月份TOP100的准入门槛为8.9亿元,相比去年略有提升。而榜单中,规模在50亿以下的企业数量最多,占比59%;其次为50-100亿、100-200亿的企业,分别占比23%、12%。需要注意的是,除了位于金字塔顶端的前三名碧桂园、恒大、万科达到430亿以上,其他的只有保利超过300亿,销售额处于200-300亿区间的房企也仅有融创与中海。

  若就市场份额而言,TOP3房企的销售之和占TOP100榜单的20.5%,TOP10房企占比41%,环比上月的18.76%、39.66%均有所上涨,可见调控之下的市场集中度,仍在进一步提升。

  《楼宇报道》记者发现,今年1月,恒大、碧桂园、万科仍然占据着前三甲的位置,但与去年年终相比,排名位置发生了变化。其中,万科以468.2亿元晋升榜首,碧桂园、恒大则分列第二、第三的席位,与去年同期排名一致。

  过去一年,碧桂园、万科都跨过了6000亿的门槛;恒大在公布年底业绩时提出新年将达6000亿。跨入1月份,恒大销售435亿元,与身后的保利、融创等仍保持着较大的差距。由此看来,恒碧万在今年大概率还会是前三坐席的占有者。

  此外,《楼宇报道》记者也注意到,2018年实现750至900多亿销售规模的房企,都有可能在新的一年成为千亿俱乐部的竞争者。首月,处于该梯队的房企排名大多有所上升,这成为他们新年规模“爬梯”的良好开端。但在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的环境下,中游企业在业绩突破中或许还将遇到挑战。

  调控常态化的2018年,房企们都在资金、土储、去化中奔忙,及至年终成绩单不断出炉,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但从1月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2018年商品房销售额为149973亿元,获得了12.2%的增长,其中住宅销售额增长了14.7%。

  若从单月来看,上个月,由于部分开发商为年度业绩做最后的冲刺,使得商品房销售额创下历年月度新高,达到20464.9亿元,环比增长50.54%,同比增长12.32%。而在销售额“翘尾”的同时,月底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则为接下来的地产篇章添加了“稳”字的注脚。

  该会议在之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房住不炒和因城施策”的总基调上,首提“以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为目标”,强调房地产市场供需双向调节,改善住房供应结构,支持合理自住需求,坚决遏制投机炒房,强化舆论引导和预期管理。

  随后,在今年1月中旬,北京、福建、湖北等各地政府工作报告中,“稳房价”“稳地价”“一城一策”成为了经常被提及的字眼。银保监会也对外发声,2019年房地产市场既不要过热也不要过冷,最好是保持相对稳定。

  进入2019年,融资环境边际有所改善;而许多房企为了规避经营风险,面对债务到期的压力,他们也在减轻着负债的包袱。相关数据显示,今年房地产领域约有9000亿元的债券到期;预计至年底,行业整体在手资金量将从年初的2.7万亿元,下降22%至2.1万亿元。

  今年1月份,在“借新还旧”的融资潮中,“超短期债”“美元债”成为被追逐的对象。

  据统计,月内,房企拟发行、已完成发行的超短期债约20笔,涉及金额约200多亿元。部分企业甚至在完成发行一笔超短期债之后,紧接着再发一笔,密度相对较大,平均融资成本约为4.91%。

  此外,奔赴海外发债也是房企融资的惯用路径。1月份美元债发行主体除了恒大、融创、碧桂园、绿地等龙头企业,中小房企也有频频发力的表现。

  长沙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日前曝光了一批住建领域失信行为。湖南麓山别墅投资开发有限公司、长沙购居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湖南中高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12家企业存在失信行为被曝光。长沙市住建局告诉《楼宇报道》,被曝光的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将被记入信用“黑名单”。

  被曝光的湖南麓山别墅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卓越千山里项目开发商)、长沙购居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卓越千山里项目合作单位)存在落实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不到位问题;

  湖南中高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交院武广小区开发商)在未取得预售许可证的情况下,违规收取预定款性质费用,3家企业失信行为严重;

  湖南爆米花房地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等9家房产经纪公司因未办理中介机构备案证”“租赁合同无持证经纪人签名”“业务记录不规范”“等失信行为被曝光。

  针对不同的不良行为和不诚信行为,长沙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对部分企业进行了约谈并责令整改,对部分企业下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等,要求各企业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整改;部分企业则被责令关门停业整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