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地产工作上班要去办理新开发楼盘的门(楼

2019-07-20来源:admin围观:155次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许子东曾做过一项调查,在香港、上海、北京、台北、深圳5个城市各收集160个楼盘名字,从这些名字中分析各城市的文化性格。结论是,香港是山水皇帝梦,上海是西洋腔,北京强调古文化及陌生化,台北有政治化和仁义道德的味道,而深圳基本上是北京加香港。

  够创新,另一边也有业内人士争辩这正是市场成熟的表现。哪怕同一个名字也见仁见智,有人赞创意,有人嫌恶俗。好名字or坏名字?这已不仅仅局限在地产领域,而是上升到公共空间、城市特质甚至意识形态等更高层面上。

  一个可怕的现象是,整个城市已被房地产符号包围。你可以摆出姿态不买房,但你无法忽视房地产的强烈存在感。你开车,不管你选取任何路线,一路上十有八九都是地产广告。你走路,一不小心就与正在修建的楼盘狭路相逢。你访友,你得知道对方住哪个楼盘吧?房子贵,你不爽,你可以假装不理睬它们的售价、户型、地段,但是,楼盘的名字却很不识趣地时时刻刻打入你的生活,甚至成为你日常交际的关键词之一。谁让房地产已经成为当下主流文化了呢?

  的居住方式、审美习惯、流行意念以及城市细节。一个城市的个性,完全从楼盘名字中泄露出来。深圳的山寨感、无根性、哈欧美等城市倾向,都在楼盘名称中一览无余。

  “为什么假名牌在深圳这么好卖?‘假’名字也春风吹又生。‘山寨’都快成深圳的传统了!”深圳市特发地产有限公司前总经理饶剑锋言辞有一点激烈。

  风火控股副总裁董丹青的观点也类似,他说,深圳的楼盘名正是经历了山寨到原创的过程。在头几年的“山寨”阶段,首要的对象是香港,其次是欧美。

  在许子东的调查中,他发现香港楼盘名字的某种意识形态对深圳产生影响,指的就是以“豪”字为代表的富贵梦和君王情结。在深圳,2001、2002年之前,尤其是位于罗湖的楼盘当中,“豪庭”、“豪园”、“豪苑”之类遍地可见;而“君”、“龙”、“御”、“玺”、“台”等明显带有帝王色彩的名字也不少,有意思的是,它们在盐田、宝

  安、龙岗这些相对“偏远”的地段更为集中。爱用“豪”字、帝王色彩的字眼来强调级别感,这具有典型的广东文化、潮汕文化特征。

  另一个“山寨”的对象就是欧美。虽然许子东明显忽略了这一点,但谁也不能否认,在楼盘的命名上,深圳的西洋腔丝毫不逊于上海。起初,深圳楼盘“哈”欧美的方式是将某个外国地名赤裸裸地直接舶来,最知名的豪宅代表波托菲诺、圣莫丽斯均是如此,号称把某个小镇的景观和生活方式完全移植到深圳。接着,出现了以某部名著、电影、生活中的某个典故命名的“伪文青”方式,最典型的是十二橡树庄园,名字来源于《飘》;以及万科17英里,源自美国加州蒙特里半岛的观光胜地17m ilesdrive.至于鼎泰风华·奥斯卡之类的楼盘名,大学生菲菲说,“这是宋祖德给起的吧?很有娱乐精神!”但白领乔麦说“敢这么混搭够有创意”。

  对于楼盘名的哈欧美倾向,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方面,在这个阶段,深圳不够自信,所以通过楼盘名、建

  筑风格“意淫”自己身处欧美,标榜高端的居住体验和生活方式;另一方面,就像饶剑锋所说,深圳人都不把深圳当家乡,所以深圳可能比任何地方都更在乎精神故乡,特地造一些看起来很时髦的精神故乡。

  采访中,IT人沙丘说:“深圳的楼盘名字总闹‘同母异父双胞胎’,比如一批‘国际’、一批‘世纪’、一批‘广场’、一批‘公馆’……基本上前面换个发展商的名字就行,未免太偷懒了吧?”

  主观广告的董事长孙震宇称,楼盘名字已经从早期的标识,变成品位、气质的表达。深圳的新移民文化,使得这个城市乐于标榜自己的国际性,“世纪”、“国际”听起来多有境界呀。“其实欧美风也可以说是国际化标签的另一种表达,一个傻乎乎的外国名字,大家都不明白是啥意思,但一听就能想象出建筑风格,甚至生活方式。”他认为,这正是深圳没有根的表现。“就像奢侈品展,在国外历史很

  久了,北京上海也办了好几届,来深圳之后,媒体报道说深圳人穿得那叫一个隆重啊,比上海还严重。这说明什么?真正的国际化在北京、上海已经不稀罕了,深圳反而急于表达自己的国际化。”

  和国际化对应的,深圳的楼盘广告很强调“家园”,叫家园的也特别多:幸福家园、金色家园、温馨家园、韵动家园、景秀年华家园……“缺哪补哪,深圳人极度缺乏家园感,楼盘名字算是对这种缺失的一种补充。”饶剑锋说。受访者小罗刚来深圳工作两年,最喜欢的楼盘名是“梦想家园”,原因是“听起来有一种梦想落地的踏实感,以及回家的温馨感。”

  也许你对深圳楼盘名的同质化、创意缺乏而不满,不过创意人士、营销人士以及楼盘的开发商有自己的解释。

  《英雄》出来之后《无极》《夜宴》等都跟风出动,每位导演哪怕是喜剧导演都要拍一部史诗性的大片。房地产也是如此,某个创新项目的成功,杀出了一条血路,会形成一种潮流导向。”

  孙震宇则认为,起名不是为了特别而特别,纯粹的特别只能是很大的风险。“对于一个项目来说,命名是营销环节中的重要一步,每个名字后面都有一套成熟的营销推广思路在支撑,名字给人的居住体验的联想、日后在人们心中的评价、对公共空间有可能带来的影响等都要考虑。这也是市场成熟的表现。”

  “楼盘名称是有深层指向的,要符合市场需求和城市特征,还要符合时代属性。”深圳市绿景集团副总裁张梧峰说,比如几年前一大批哈欧美的楼盘名出现,是因为当时整个时代都比较崇尚欧美风格,时代特征只能来迎合,不能完全超越。

  营销人士共同博弈、预谋的结果。痛苦是肯定有的,除了考虑市场接受度,命名也会受到发展商个人的影响。第一轮提案时往往很特别,但可能以不吉利为由很快就否定掉。第二轮第三轮下来,会逐渐平庸。就像给孩子起名字一样,毕竟是爸妈说了算,我们这些叔叔伯伯只能提供参考。”董丹青说。

  饶剑锋则评论:“深圳有些楼盘名是开发商起给自己看的,那些潮汕腔的楼盘名一看就知道开发商是谁。”

  有人会问,深圳作为房地产市场发展最早最成熟的城市,为什么北京有大批类似“左邻右舍”、“世界观”、“立方体”、“苹果派”之类的陌生化名字出现,连广州也有叫“花生”的楼盘,深圳的楼盘名却缺乏创意和想象力?

  在董丹青看来,北京是个文化大熔炉,各种文化人、创意人扎堆,整体人口质素也是深圳不能比的;深圳

  虽然是移民城市,但文青太少,有创新意识但不太追求概念,太怪、太特立独行是行不通的。“在深圳可以创新,但要有度,过于创新的就不是商业产品,而是实验产品。创新半步是先锋,创新一步就是先烈了。”董丹青开玩笑说。一方面是大家在提到深圳的时候免不了评价“有创新意识”,另一方面在创意产品之一———楼盘名称的接受度上,却如此缺乏创意,这形成了一个可笑的悖论,一个反讽。

  “从开发商的层面说,楼盘名体现项目的价值、传播取向、折射产品的属性甚至企业的价值观;从市场层面说,迎合了消费者的审美趣味甚至城市的性格。”这是深圳市尚模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邓坚的看法。在他看来,深圳区域其实是广东的“飞地”,地理上处于广东省内,其实北方文化更主流,同时又经受着广东文化、外来文化的渗透;深圳重商、行商又崇洋。这样的土壤滋生的城市性格,就是文化积淀不够,人文氛围崇尚务实,休闲娱乐相对单一。“一般中小户型的案名相对有创意,但不等于购买

  主力户型的就是有创意的一代,那些有创意的年轻人群还没强大到成为购买大户型的主力人群的程度。”

  深圳市绿景集团副总裁张梧峰说,不追求表面的标新立异,崇尚市场导向,这正是深圳城市的特征。“很多人来深圳是为了寻梦,目标导向非常清晰,对时代的紧迫感也非常强,所以他们更愿意贴近实实在在的让梦想实现的生活方式,至于那些标新立异,大概只是可有可无的娱乐而已。”

  有意思的是,记者做了一个“深圳楼盘名你觉得哪个最有创意?哪个最恶俗?”的小型调查,在收回的30多份反馈中,没有一个人提出类似“深圳楼盘名根本没创意”之类的质疑。在这些回答中,万科旗下的17英里、第五园,华润的幸福里人气最高,其次是四季花城、水榭花都、半岛城邦等:“最恶俗”的候选则多是带“豪”、“金”等港味、潮汕味浓郁的老盘名字,也有一些西洋腔的移植品。

  “楼盘起个不像楼盘的名字就叫创新?我可不同意。”孙震宇认为,北京注重文本包装,容易流于意识形态;而深圳人太忙,没人去细细琢磨一个楼的名字,倾向于一目了然的表达,这正是城市性格的表现。

  “在经历了山寨香港、山寨国外的阶段之后,近几年深圳开始有了自己的命名方式,那就是依托项目自身的资源、地段等进行命名,这也是城市性格越来越自信的表现。”董丹青说。在这股浪潮中,强调自然资源成了一种新的亮点。有海的都少不了“海”、“岸”,有山的都强调“山”、“林”、“谷”。一时间,城市山林、依云伴山、兰溪谷、十五峯、花语岸、花半里、棠樾……一股脑涌了出来,形成了同港式的富贵梦、君王梦截然不同的潮流。可以说,它们提供给深圳人的,是一种类似武侠小说甚至言情小说中常出现的梦想式的居住方式想象。另外,深圳的楼盘名开始出现了一些类似文言的痕迹,比如清林径、上河坊、岸芷汀兰,这些正是许子东所说的香港楼盘名中的积极成分。

  还有一点不能忽略的是,相比北京对自家的地段并不认同———有个叫中关村雅居之类的楼盘,怎么都卖不掉,可是换成阳光水岸一类名字,居然就畅销了———深圳显然对自己的地段越来越认同了,诸如燕南路88号、香蜜湖1号之类的名字,不但被消费者选为有创意的代表,而且本身就是高端住宅甚至豪宅的象征。从这一点上,也许我们可以说,就像上海、香港一样,深圳也快扎出自己的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