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市场需求引导投资方向 当前房地产市场的现状

2018-12-06来源:admin围观:164次

  11月16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18第七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在成都成功举行。“问道高质量增长新动能”,800位上市公司高管、学者专家、基金大佬齐聚一堂,怀着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憧憬和新思考赴盛会,瞭望未来发展航道。当日上午,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在论坛上发表了题为“展望2019年货币政策及对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影响”的主旨演讲。

  为深入了解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和机遇,《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聚焦热点,围绕如何推动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如何解决“未富先老”带来的人口红利减少、哪些产业有望成为新的朝阳产业等诸多热点问题,在会议间歇对范剑平进行了独家专访。

  近一段时间以来,消费的问题受到广泛的关注,有一种声音认为目前居民收入还不够高,获得感也不如想象中那么强。范剑平认为,我国的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还是很可观的,至于获得感,可能可以通过稳房价来进一步提升。

  NBD:当前,我国经济增长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您认为如何才能有效推动转变的顺利完成?

  范剑平:整体上还是应该“稳中求进”。当然,“稳”的目的是为了“进”,所谓“进”就是需要各种政策资源,不要撒胡椒面,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包括减税的资源、金融资源,更多地集中起来支持未来的新兴产业。

  而未来的新兴产业,不是靠规划出来的,更多是要通过市场竞争慢慢体现出来。从全球来看,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一些大的发展方向,包括人工智能、基因编辑等。

  随着中国老百姓收入的提高,高质量发展里也包括满足老百姓高质量消费需求的内容。所以,很多时候应该是市场需求引导企业,而企业的这种投资需求,还需要金融资源来支持。下一步,我们还是要更多地发挥市场在选择投资方向方面的作用。资本是逐利的,如果政府引导的方向跟市场利益不符,那么期待中的“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就很难发挥好。如果引导的方向和市场需求是相符的,还是有很多人愿意长期投资,甚至哪怕这种项目暂时可能不能见到盈利,大家也会有长期投资的耐心。因为科技创新产业往往还不能急功近利,确实需要一段时间。

  范剑平:明年我们一是要在“贸易摩擦”方面争取谈判,取得一个更好的结果,但更重要的还是要鼓励扩大内需。而扩大内需的重点还是投资,但投资不能再靠房地产。对于基建投资,其实就是一个投资方式问题,现在已经不能继续维持这么大的基建投资规模。当然,也不能一刀切地把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全部停掉,还是要有一定的灵活性,保持基建投资的合理增速。

  最重要的还是要对制造业重建信心,要给予更多的支持。现在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好的苗头,今年制造业、新兴产业的投资增速很高,说明大家都在向高新技术产业积极投资。这个时候,如果政府能够对这部分投资,在政策上、法律法规上进行规范,慢慢地让投资更多的靠市场的力量带来回升,而不是靠“铁公基”拉上来,大家的信心就建立起来了。

  其实,消费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大家收入的问题,还因为大家有点信心不足,比如,像汽车等可买可不买的,就暂时不消费了。如果信心回来了,大家对这些耐用消费品需求回升的话,那我国明年的经济增长保持在6%~7%的合理运行区间还是可以做到的。

  NBD:在居民收入增速,以及居民的获得感方面,未来几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范剑平:其实,去年我国的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扣除价格因素后仍增长了7.3%。虽然今年前三季度降到了6.6%,但在G20国家中仍是相当可观的。而老百姓对自己的收入获得感方面,现在很大程度上是跟高房价去比,这样很多人都觉得收入很低。下一步,如果能够把房价稳定下来,大家不再一窝蜂去抢高价房,就会把收入更合理地用来消费。过去大家都在疯狂购房,挤占了消费,其实大家本来没有那么焦虑,很多焦虑感都是由于房价高涨所带来的。

  近年来,中国劳动力数量在下降,“人口红利”渐渐消失,未富先老的问题也逐渐显现。范剑平认为,随着我国劳动力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我们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很大。因此,不要单纯留恋人口数量的红利,应该把工作重心放到开发人口的质量上。

  NBD:今年以来,“未富先老”一度成为各界的热点话题。您认为,中国是不是已经成为“未富先老”的国家?有哪些特点?

  范剑平:中国现在16岁到59岁是劳动力,15岁以下60岁以上是被抚养人。一个国家的被抚养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越低,劳动力占总人口比重越高,对经济增长越有利。世界平均水平大概为劳动力占总人口65%。所谓的“人口红利”就是我们劳动力占总人口的比重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来的情况。最高峰是发生在2011年,我们劳动力占总人口的74.5%,比世界平均水平高了9.5个百分点。这也意味着,我们比别人多9.5%的劳动力,同时少9.5%的人被抚养,当然对经济高速增长有利。

  但我们这种人口红利是靠计划生育人为催生出来的,涨潮很快,退潮也很快。2011年,劳动力人口比重还在74.5%,2017年已经降到65%。所以,如果不推迟退休年龄,将来我们的劳动力占总人口比重就会比世界平均水平越来越低。但不管怎么样,年轻人数量的减少是不可改变的。

  人口红利和劳动力成本有关。我们在1978年到2011年这些年,每年满16岁补充到劳动力队伍的年轻人数量大于这一年到退休年龄的老年人口,老少抵减以后,我们的劳动力总量每年都会比上年净增加几百万。但这一情况在2012年发生了逆转,第一次出现劳动力总量比上年净减少。从2012年到2017年的6年,我们的劳动力总量已经净减少2344万。对中国来讲,可以说是劳动力在2011年之前供过于求,2012年以后慢慢变成供不应求,而劳动力成本也自然会上升。

  现在,由于我们的产业结构升级还没有完成,目前招工最紧张的不是高端劳工,反而是制造业劳动力型产业需要的农民工。所以中国如果要继续发展劳动力产业,劳动力成本是越南的3倍,柬埔寨的5倍。但如果我们的产业结构升级上去,搞高新技术产业,劳动力成本就会比欧美发达国家有很大的优势。

  总结一下,就是说,便宜的农民工没了,便宜的大学生有的是。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悲观的,只要我们产业结构升级了,真正大量需要的是机器人,而机器人农民工肯定操纵不了,需要大量懂计算机的大学生,到那个时候,大学生就业的空间打开,供过于求的状况就解决了。所以,我们其实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很大,不要去留恋人口数量的红利,应该把工作重心放到开发人口的质量上,开发人口质量红利。

  NBD:在您看来,要怎么解决“未富先老”的问题,您认为现在人口政策的调整,能起到一定的优化作用吗?

  范剑平:我个人认为,可能起不了非常大的作用。因为人类不管什么民族,什么宗教,什么文化,都一个规律,越穷越要生孩子。因为当时国家没有能力建立养老及社会保障体系,“养儿防老”是穷人多生孩子的首要目的。但富裕起来了,国家建立健全养老社会保障体系以后,“养儿防老”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大大下降。所以,这个时候人们愿意生孩子的积极性是下降的,发达国家也搞了很多鼓励政策,比如征收“单身税”,甚至多生孩子还给补贴,但并没见过一个国家生育曲线出现回升。

  所以,我们国家对人口数量红利的结束也不要总是想去挽留,还是应该把重心放在开发人口质量红利上。就像经济一样,不要就“量”来谈高速,还要谈“质”。世界上并不是人口数量越多的国家越发达,而是人口质量越好的国家越发达。所以,总在纠缠人口数量问题的那些人,观念应该改变了。

  人工智能已然成为现代科技产业的蓝海,在这片蓝海中,到底哪些是朝阳产业?范剑平表示,能够满足人性化需求,人们愿意为此付费的,将来一定是朝阳产业。具体而言,知识付费等都属于此。

  NBD:您觉得,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将会对全球的产业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范剑平:人性化的需求是不断提高的。人工智能大量应用以后,人有更多的闲暇时间,那么人愿意把这个时间用来干什么,并且愿意为此付费的产业,将来一定是朝阳产业。此外,人工智能时代,终身学习肯定是朝阳产业。终身学习就是用互联网的手段利用碎片化时间系统化学习。现在知识付费产业发展的很好,就是因为在知识大爆炸的时候,一个人仅靠碎片化学习是没用的,必须系统化学习。我相信,将来知识经济、终身学习这些产业,肯定是人性化需求的大产业。

  NBD:近些年,不少企业在数字经济方面取得了很好的发展,在您看来,中国在这方面的发展趋势怎么样?

  范剑平:在数字经济商业平台方面,中国的创新走在世界前面,有很多中国的商业模式,可能在国外就看不懂,因为中国的互联网在很多面向个人的产品上都是免费的,这老外就看不懂。中国人的逻辑叫“羊毛出在猪身上,鸡买单”,很多外国人就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商业模式,但在中国玩得风生水起。尽管底层的技术不是我们原创的,但这些技术在中国应用的时候,结合了中国人的人性,把它变得非常好玩,就成了一个非常大的产业。

  所以,我们还是要相信,中国人既勤劳又聪明,即使在模仿性发展阶段也可以干出很多有中国特色的,甚至可以向国外去推广的一些好的产业。

  NBD:在数字经济领域之外,您觉得中国还可以在哪些领域实现类似的“弯道超车”,获得领先优势?

  范剑平:在生物方面,中国与世界先进技术的差距应该算相对小的了,所以接下来包括基因技术,以及其他生物技术方面都有可能获得长足的发展。因为这也是人性化产业,每个人不一定要求长寿,但大家希望能够高质量地生活。比如,老年痴呆症能够早一点识别,通过基因干预也好,积极训练也好,让老年痴呆症推迟十年发病,老年人的晚年生活质量就可以大大提高。将来中国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数量最大的国家,老龄化既是个包袱,也是个商机,把银发产业发展好,就是个巨大的产业。

  NBD:前面您也提到了房地产市场的一些情况,最后想再请您从总体上谈一下当前房地产市场的现状是怎么样的?未来会怎么发展?

  范剑平:过去,因为中国处于人口红利上升期,房地产基本上属于普涨,甚至有时候还会大涨。但我认为,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一方面是因为高杠杆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在收紧,另外一方面就是全国的人口数量红利结束。但年轻人不会老老实实待在原地,他会流动。所以,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好的城市,包括北京、深圳、成都等,就会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流入。可以说,虽然人口红利在全国范围内结束,但一部分城市的人口红利可能还会继续。

  而房地产的问题,也是个区域性很强的问题,现在没有专家能够给全国作出一个结论。对这些城市,如果想让实体经济更好发展,就需要多造公租房,等年轻人收入高了,再来带动房地产行业,房地产将来可能就是个慢牛行情。

  为帮助民营科技企业解决资本流动性问题,中关村管委会近日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科技型企业融资发展的若干措施》,更多

  实地探访银隆新能源邯郸产业园 员工称工厂现在运行正常的哥都不去银隆产业园趴活了银隆产业园在今年5月份被传停摆对于银隆的变化,武安出更多

  11月16日消息,58同城发布了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58同城第三季度总营收为36 2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3 2%;净更多

  11月17日消息,三年前受聘创建谷歌云计算业务的Diane Greene将辞职,由甲骨文前高管Thomas Kurian接任。谷歌在本周五表示,Kurian将于11更多

  2018 年 11 月 14 日,人人网以 2000 万美元现金加 4000 万美元股权对价出售给多牛互动,好像在宣告人人网的时代已经彻底终结。而更多